东农史画

当前位置 >> 首页 >>东农史画 >> 校友纪念文章

永远的相约

2014-08-29

 除了金色的收获,还有阔别重聚的欢腾!77级校友们,2012年的这个金秋,东北农业大学校园因你们的归来而格外生动。
    30年一聚,可遇不可求。为了真实展示校友返校的每个精彩画面,为了及时捕捉校友回家的每一帧感动瞬间,学校党委宣传部全体工作人员(包括记者站学生记者)参与了此次校友返校系列活动的宣传报道。活动期间,文字记者、摄影记者、摄像记者们全程追踪校友报到、纪念大会、文艺演出、午宴、校园参观、学院座谈等系列活动,在校园内外用笔墨和镜头见证、感受校友回家的每一个精彩瞬间。两天的时间,转瞬即逝,校友们已经陆续离开了母校,但他们留给我们太多的感动和心灵触动,现将部分校友和当年任课老师们的感言呈现给大家,谨以为念。

 “到家了,别客气,母校就是娘家。今天对你们来说是毕业30周年,对我来讲就是进校60周年,一个甲子过去了。当年,我们没有教室,在拖拉机教研室里办公。77级招生时,哪些人担任专业老师都没确定,是从无到有,从旧到新的过程。在黑龙江有这样一个说法,只要有电线杆的地方就有农大电气化的学生。”

——77级任课教师 孙裴郎

 “我听到大家要返校的消息激动不已,晚上睡不着,回忆当年的一个个弟子,怕见面认不准大家就翻箱倒柜找出了当年班级的记分册。今天大家一回来,我就想到一句话: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咱们之间不仅是师生,更是朋友。想起当年,我教电路课,我是第一次教,我觉得没教好,没能把电路的学问和人生哲学结合在一起。其实,二者是一样的,正弦波就是人生的最直白表现,人生的道路吃透了就是要保持平衡,做人做事都是这个道理。希望大家在晚年不为虚度年华而愧疚,为国家多做贡献,还要注意保重身体。”

——77级任课教师 冯少卿

 “你们有特殊的历史经历,上过山,下过乡,这段经历对你们的人生产生了巨大影响。看见大家我就想,现在都说人们的感情淡了,但同学间、师生间的感情是真挚的,深厚的,对学校的感情非常可贵。”

——77级任课教师 佟俊哲

 “毕业30年,再次回到母校,看到母校蓬勃发展,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我感到特别高兴和激动。毕业之后,虽然我的工作几经变动,但无论我走到哪,“艰苦奋斗,自强不息 ”的东农精神都一直激励着我,并塑造了我淡泊名利、任劳任怨、踏实认真的做事风格。在每一个东农人的内心深处都非常感谢母校给了我们这种信念和能力,让我能够在不同的领域展示自己的知识和才华。因此我时刻牢记自己是一名东农人,东农已经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

——77级校友 宋亚平

 “当年我们431人分别从农村、部队、工厂来到东农,我们之间年龄差距很大,但同学之间相处的就像手足一样,那份同窗情是我一生最宝贵的一笔财富。今天看到老师们仍然那么健康,我感到非常高兴,是他们教会了我如何做人做事。看到在校的学弟学妹们就好像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希望同学们要珍惜在学校的求学时光,扎扎实实夯实基础,在学好自然科学知识的同时,也要学好社会科学,无论社会如何变迁,只要你们明确目标,坚持走下去,就一定会成功。”

——77级校友 李明辉

 “我们还想再听听老师们讲课。那时候教材是油印的,但老师绝对是一流的,没有在座的每一位老师就没有今天的我们,感谢母校,感谢老师。”

——77级校友 李继骞

 “我是毕业时跑得最远的一个,去了苏州,现在一家上市企业从事技术管理,每天的工作内容跟自己的专业都紧密相关,在学校时学的东西受用了一辈子,感谢老师对我们的教育。这次回来参观了校园,感觉学校、学院的基础建设有了长足发展,教学环境有了极大改观,变化大得不得了,祝愿学院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77级校友 陈群书

 “虽然我们晚入学一年,但是大家没有一个人抱怨,每天仍然坚持自学。从香坊农场搬迁回哈市的路上,二十几个人挤在一辆小车里,大家还互相谦让座位,男同学让给女同学坐,女同学坐了一会儿又让给男同学,都特别为其他人着想。进入大学才接触外语,单词难记,同学们就想办法用汉语标注,比如说‘china’,因为我们国家当时落后,就标注成‘差哪’, attition是注意的意思,就标注成‘啊挺深’,像这样有趣的例子数不胜数,而好学的我们有幸遇到了能够潜心教学的老师们,有的老师的板书随便拿来一段就是教案,有的老师把教材能够一字不落地背下来,有的老师随手画圆就像用了圆规一样……老师们的这种严谨认真的态度和精神深深地影响了我们,使我们在日后的工作和生活中都受益匪浅。”

——77级校友 关思伟

 “在农大的四年生活和学习,不仅掌握了科技知识和过硬本领,更重要的是培养了各方面能力,学会了独立思考、学会了认识自身、学会了如何做人。原来我非常自卑,当时何家芬老师知道后就主动找到我,鼓励我担任院学生会主席。毕业时,我的总成绩在学院名列第四,学生工作也取得了不错的效果,这都要归功于恩师们的教导、扶持”。

——77级校友 李久扬

 “同学们的现状与兄弟班差不多,有学富五车的专家学者,有攻坚克难的资深工程师,有肩负重责的高级公务员,有基层的实权公务员,有吃洋面包的,有辞职改行的,有下岗重整旗鼓的,有正式退休另辟蹊径的,… …,但水利班的同学相遇时共同谈论的主题之一是队伍依旧齐整,照样歌声嘹亮。至今31位同学都在快乐的生活、工作着;据讲,此次三十年纪念活动返校参加的人数也是各班最多的,这最让我们骄傲!”

——77级校友 许  喆

 岁岁桃李,季季芬芳。学子们与母校的每一次相约都值得期待,每一次相约都值得珍惜,每一次相约都值得珍藏。亲爱的校友们,无论走到哪里,请不要忘记,母校与你永远相约!